<cite id="jjjxv"></cite>
<cite id="jjjxv"></cite><var id="jjjxv"><strike id="jjjxv"></strike></var>
<cite id="jjjxv"><strike id="jjjxv"><thead id="jjjxv"></thead></strike></cite>
<var id="jjjxv"><strike id="jjjxv"><listing id="jjjxv"></listing></strike></var>
<cite id="jjjxv"></cite>
<cite id="jjjxv"></cite>
<var id="jjjxv"></var><ins id="jjjxv"><video id="jjjxv"><menuitem id="jjjxv"></menuitem></video></ins>
<del id="jjjxv"><span id="jjjxv"><var id="jjjxv"></var></span></del>
<var id="jjjxv"></var>
<cite id="jjjxv"><strike id="jjjxv"><thead id="jjjxv"></thead></strike></cite>
<menuitem id="jjjxv"></menuitem>

苦尋造車資質

作為增程“三少”之一的李一男,和他的自游家遇到了大麻煩。

公司本計劃在今年年底交付自游家NV,最近卻傳出了工廠倒閉、散伙的消息。


(資料圖)

官方也很快做了回復:假新聞,公司正常營業。

簡單的回復并不能掩蓋目前的問題,自游家內部正遭遇創立以來最大的挑戰。

目前自游家常州生產基地的不少員工,正分批辦理離職手續,不少人都被清退。“公司可能會全部清退,接下來得重新找工作了。”

自游家常州生產基地是背靠眾泰家族的大乘汽車的工廠,也是自游家唯一的新車生產地。一旦工廠清退,自游家NV的交付計劃也隨之延期,甚至泡湯。

天才少年李一男曾把創立自游家稱之為最后一次創業,當時的他可能沒有想到,最后一次創業竟然會如此艱難。

01 大乘代工這條路堵死了?

雖然官方回復正常運營,但裁員卻是真實并且正在發生的事。

11月下旬就有網友爆料稱,自游家開始裁員,稱實習生已經全部被裁,11月底將對試用期的員工進行裁員,而將試用期的員工裁掉后,公司員工只剩三分之一。

一位自游家常州工廠一線員工告訴超電實驗室,他之前在沖壓op壓力機操作手崗位,目前剛被裁員,公司補償了兩個月的平均工資,現在正在找工作。

網上也有不少自稱員工的人表示,已收到內部通知,都在找工作。

自游家傳出關閉的消息實在突然,以至于讓不少人認為是個假新聞。畢竟兩個月前,李一男還帶著自游家首款車型NV亮相發布會。

在這一系列狗血劇情背后,是自游家坎坷的造車路。

讓我們回到這個問題原點,李一男手里沒有造車資質,想要快速推進項目落地,就要找有造車資質的來代工生產。這也是小鵬找海馬,蔚來找江淮的套路。

而出問題的正是自游家選擇的代工廠——大乘汽車

李一男的造車項目始于2018年11月,天眼查顯示,2020年12月江蘇牛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注冊登記,注冊資本5000萬美元,但是到了2021年8月,公司地址就變更為常州市金壇區金龍大道563號。

來源:天眼查

因為就在牛創新能源新家的4公里之外,車程不到10分鐘的常州市金壇區科教路99號,就是大乘汽車科技產業園區,現在該園區門口已經換上了牛創新能源的牌子。

牛創原本打算通過盤活大乘汽車在常州金壇區的工廠園區,同時借著大乘汽車的資質來造車

然而大乘不是給小鵬和蔚來代工的海馬和江淮,雖然大乘同時擁有燃油和新能源車的雙重生產資質,但如今的大乘汽車已經千瘡百孔,

來源:大乘汽車

從2019年開始,大乘就陸續傳出“資不抵債”、“停工停產”的各種負面消息,當時的大乘汽車基本是名存實亡。

到了2020年,工信部發文,對于停產24個月以上的新能源車企,想要再次復工生產就需要經過工信部的核查,只有核查通過才可以開工。

如果核查不通過,或者不能保持準入條件和已經破產的企業,就有可能會被撤銷整車生產資質。大乘汽車首當其沖,這也影響其造車資質問題。

天眼查信息顯示,大乘汽車的歷史債務、債權超6.8億元,合同違約金額超6.2億元,企業目前正處于破產清算的經營狀態,其法定代表人吳瀟也已成為被執行人。

來源:天眼查

此次傳出自游家“倒閉”消息的根源,就被認為是大乘汽車的造車“資質未過審”。

有媒體報道稱,在今年10月自游家NV上市發布之時,大乘的造車資質并未最終確認,主管部門“還在研究”中,建議李一男暫緩自游家NV的發布。

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李一男選擇了“一意孤行”,發布了自游家NV,因而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來源:自游家NIUTRON

這樣看來,選擇一個靠譜的合作伙伴,是多么的重要。事實上,大乘并不是李一男和自游家選擇的第一個代工廠。最初自游家牽手的是北汽,但最后雙方疑似不歡而散,才最終有了后來的大乘。

現在問題癥結已經明了,大乘代工這條路出現了問題,對于李一男來說,要么繼續等,要么斷舍離。

02 今年如期交付存疑

一年前,自游家品牌發布之際,李一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還在透露,自游家常州工廠設計產能為18萬臺/年,工廠已經在進行量產前的改造和標定,將在2022年3月投入使用。

顯然,常州(大乘)工廠的生產基地,并未真正投入使用。

自上市發布后,自游家NV已經收獲了超兩萬名意向金訂單用戶,所以首當其沖受到“公司關門”消息影響的就是這些意向金用戶。

來源:自游家NIUTRON

一位北京交了意向金的用戶表示,網上現在都在傳“倒閉”,官方也沒個解釋,聯系銷售,對方說今年是肯定沒有試駕和交付了

但是,他暫時并不打算退掉意向金,想再等等看

雖然意向金沒多少錢(1000元),而且隨時可退,不過對方也表示,現在車輛還沒大定,如果真的出了問題,現在出事總比大定和交付的時候“再涼”強點。

并表示雖然自游家NV確實并不主流,但是正好完美契合他的需求點,和其他車比起來相中了它。

來源:自游家NIUTRON

濟南一家自游家汽車的零售展廳的工作人員表示,店鋪目前正常營業,暫時沒有試駕車提供,至于什么時候有試駕車,對方則表示現在公司還沒有通知。

湖南一家門店的員工也表示,他7月剛入職不久,關于公司“倒閉”的消息他在網上也看到了,但是目前他們還沒有收到消息,都還在正常運轉

來源:自游家NIUTRON

現在來看,門店零售端還暫未受到“倒閉”傳聞影響,僅一線常州工廠生產基地在裁員。

正常情況下,一輛車從誕生到交付到車主手中,需要最少五個環節,如果大乘工廠遲遲等不來資質,今年年底自游家NV的交付大概率是無望了。

新造車份額搶奪戰幾乎分秒必爭,對于李一男和自游家來說,今年開啟交付已經是趕了晚集,如今又卡在了生產和交付環節。

李一男還能等得起嗎?

來源:小牛電動

有意思的是,在之前的自游家NV試制車鑒賞活動上,李一男就用各種“不知道”、“無法告知”、“不確定”等話術回答媒體的追問。

當問及造車可能失敗時,他則非常直接,至少得預留一部分錢付遣散費

03 誰是下家?

對于李一男來說,前期準備工作大概率會從頭開始。畢竟新車都上市了,要緊的是找一家工廠生產。

汽車之家報道稱,李一男正在和山東國金汽車商談代工的事。

山東國金比大乘靠譜嗎?

山東國金汽車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位于山東省淄博市,以汽車制造為主,生產微型、緊湊型電動車。更重要的是,國金擁有李一男現在最需要的: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

來源:天眼查

公司在2019年,獲得工信部核準的純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擁有MPV、轎車、SUV和微型車四大研發平臺。

可能大多數人對這個名字比較陌生,國金這個牌子的汽車在路上其實也能看到,只不過不太出名,而且車主大多是從事網約車的司機。

和大乘情況差不多,國金近兩年的生產經營也不太順利,淄博方面在尋找下家接手。

大乘之后會是國金嗎?可能李一男自己也不知道。

推薦內容

ag电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