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jjjxv"></cite>
<cite id="jjjxv"></cite><var id="jjjxv"><strike id="jjjxv"></strike></var>
<cite id="jjjxv"><strike id="jjjxv"><thead id="jjjxv"></thead></strike></cite>
<var id="jjjxv"><strike id="jjjxv"><listing id="jjjxv"></listing></strike></var>
<cite id="jjjxv"></cite>
<cite id="jjjxv"></cite>
<var id="jjjxv"></var><ins id="jjjxv"><video id="jjjxv"><menuitem id="jjjxv"></menuitem></video></ins>
<del id="jjjxv"><span id="jjjxv"><var id="jjjxv"></var></span></del>
<var id="jjjxv"></var>
<cite id="jjjxv"><strike id="jjjxv"><thead id="jjjxv"></thead></strike></cite>
<menuitem id="jjjxv"></menuitem>

近年來隨著光伏產業成為投資風口,光伏產業鏈各環節大幅擴產,尤其是中游的電池片環節,更是大幅擴張。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我國光伏電池相關企業4.8萬余家。


【資料圖】

在上游硅料、硅片環節高集中度的當下,這4.8萬家電池片企業從哪里獲得硅片,電池片大廠又如何保障硅片供應呢?

國際能源網/光伏頭條(PV~2005)梳理了全國出貨量排名前三的電池企業——通威股份、愛旭股份,潤陽股份的光伏長單簽訂情況,從長單的角度解析,三大電池片巨頭的硅片來源以及電池供應合作伙伴。

擴產潮下的光伏電池片,搶抓硅片是第一要務

光伏電池片作為光伏產業鏈的核心環節,其生產工藝復雜,技術壁壘之高僅次于上游的多晶硅。但是中國光伏行業吸取了經過前期三頭在外的教訓,紛紛加大了光伏技術的研發和儲備。光伏電池企業的迅速擴張便是其中的一個重要表現。

根據中國光伏協會公布的相關數據,我國光伏電池產能從2018年的128GW,迅速擴張至2021年的350GW。產能擴張了2.73倍。

產量方面,2018年電池片產量為85GW,2021年擴張至198GW,產量增長2.33倍。

以2021我國多晶硅產量增幅為27.5%,硅片增幅為40.6%,電池片、組件端的增幅均超過了46%。電池、組件端的擴張速度更為迅猛。雖然從數據來看,硅片環節的產量足以滿足電池端的需求。然而由于硅片供應端企業更為集中,導致眾多電池片企業搶簽硅片長單,鎖定原料來源。

電池片企業,本身可以分為兩種。其一是一體化企業如隆基股份、晶科能源、晶澳科技、天合光能、阿特斯等。這些巨頭本身擁有硅片、電池、組件等一體化產能。其硅片、電池片產能很大一部分可以自己內部消化。

其二是專業化的電池企業如通威股份、愛旭股份、潤陽股份、潞安太陽能以及中潤光能等。這些企業幾乎沒有或者有少量的硅片產能,需要大量采購硅片。同時與組件環節建立供應關系。當然在一體化的大潮之下,如通威這樣的電池片龍頭也在朝硅片、電池端擴張。

近年來,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各產業鏈協同發展尤為重要。作為中間環節的電池片,最終決定著光伏組件的光電轉換效率。而電池片對于硅片又有著十分嚴苛的要求。比如大尺寸電池需要匹配大尺寸硅片,比如N型硅片,這些都需要電池環節與硅片環節協同。因此建立穩定的供應關系,有助于電池片企業的產出與品質保證。

3位電池片大哥,“朋友圈”都有誰?

通威股份、愛旭股份、潤陽股份當前我國排名前三的電池供應商,與上游硅片環節簽訂供應長單。據國際能源網/光伏頭條(PV~2005)這三大電池片大哥的長單金額合計860.81億元。

此外,他們的電池片,又供應給下游的組件企業。電池片三大佬建立起各自的朋友圈。

通威股份

2013年11月,通威股份通過收購江西賽維在合肥建設的生產基地,切入電池片制造環節。最初產能為2.6GW。此后產能不斷擴張。特別是2017年以來,通威電池片產能直線上漲,2021年達到了45GW。

產量方面,通威多年來雄踞國內電池片出貨量頭名的寶座。2020年以來產量均超過了20GW,今年上半年便突破了20GW。

如此規模的電池片生產量,需要大量的硅片供應。通威通過簽訂大量的硅片長單,鎖定了硅片來源。

據國際能源網/光伏頭條(PV~2005)統計,通威股份共計簽訂7份硅片長單,最大采購量來自隆基股份達到48億片。2018年,通威與另一大硅片巨頭中環股份簽訂了24.1億片的硅片長單,不過該協議已于2021年底到期。

通過長單期限可見,2022年后,通威向雙良節能、晶科能源、美科股份等企業采購硅片。

作為硅料巨頭的通威股份在硅片采購方面掌握更大的主動權。

2018年通威股份與中環股份簽訂的硅片長單。其中雙方約定,中環股份向通威股份采購7萬噸多晶硅、通威股份則向中環股份采購24.1 億片硅片,同時合同還約定 2018-2021年中環股份向通威股份采購太陽能電池約1800MW。

通威股份通過這份長單與中環股份建立了硅片供應以及電池片銷售的穩定關系。

通威與隆基簽訂的長單中,也是雙方互相入股對方項目公司,隆基采購通威的多晶硅,通威則采購隆基的硅片。雙方通過長單采購以及互相入股的方式深度綁定,穩定各自的供應鏈。

2020年11月,通威股份還與天合光能達成共同投資光伏產業鏈項目協議。該協議包括共同投資四大項目——年產4萬噸高純晶硅項目、年產15GW拉棒項目、年產15GW切片項目、年產15GW高效晶硅電池項目。按照雙方,天合光能每年可以在該項目中獲得不低于10.5GW電池片供應。

愛旭股份

愛旭股份成立于2009年,是國內少有的專注于電池片生產研發的上市企業。

同樣,愛旭股份不論是產能還是產量都在近年來得以迅猛擴張。2019年愛旭股份產能為9.2GW,產量為6.95GW,2021年愛旭股份的電池片產能為36GW,是2019年的3.91倍。產量是2019年的2.8倍。

作為國內電池片出貨量僅次于通威的光伏電池片巨頭,每年都需要大量的硅片供應。如果以182電池計算,愛旭股份2021年19.47GW產量,大約需要25.86億片的硅片(注:根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發布的《2020-2021 年中國光伏產業年度報告》,182mm 尺寸硅片約為 7.53W/片)。

那么愛旭股份如何獲得如此巨量的硅片供應呢?

國際能源網/光伏頭條(PV~2005)根據公開信息梳理統計發現,愛旭股份2020年以來,總計簽訂了6份硅片供應長單,總計58.32億片硅片。其最大采購方為雙良節能,采購量高達21億片;其次為美科股份,共計采購18億片;第三為上機數控,采購量為13.32億片。

除此之外,京運通與高景太陽能也是愛旭股份的硅片供應商。

3

潤陽股份

潤陽股份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專注于高效太陽能電池片的研發和生產的企業。2022年11月3日潤陽股份IPO獲得創業板上市委通過,距離上市僅一步之遙。

根據潤陽股份招股書披露,2018年,潤陽股份電池片產能為2GW,2022年達到22GW,產能擴張了11倍。

產量方面,潤陽股份常年位居電池片出貨量第三的位置。2019年潤陽新能源產量為3.93GW,2021年上升至13.63GW,增長了3.47倍。

為保障硅片供應,潤陽股份與隆基股份、中環股份、雙良節能、上機數控等簽訂了8份硅片長單合同,合計67.62億片,合同金額233.66億元。

從潤陽股份簽訂的長單情況來看,隆基股份是其硅片的重要來源,2020年,雙方簽訂了38.2億片的大額合同。其次為雙良節能與京運通。

而根據潤陽股份招股書披露的信息,除上述長單采購供應商之外,潤陽股份的硅片供應商還包括硅片巨頭中環股份以及高景太陽能和晶科能源。

潤陽股份生產的電池片則供應給晶科能源、晶澳科技、阿特斯、英利能源、隆基股份、天合光能、順風光電等組件企業。

寫在最后

相較硅料、硅片環節,電池片環節的長單全部來自對上游的硅片環節的采購,而沒有對下游組件端的電池片的長單銷售。這與電池環節的供需狀況關系密切。

近年來電池片環節大量擴產,導致的產能過剩,以及上游價格上漲,導致即便是通威、愛旭、潤陽這樣的龍頭企業,產能利用率以及毛利率都遠低于硅料、硅片環節。甚至像愛旭這樣的電池片大廠2021年出現了虧損的現象。

基于這種因素,潤陽股份等電池企業公司向一體化的硅片企業采購硅片的同時,向其供應電池片。潤陽股份稱其為“雙經銷業務模式”。這種模式讓其與隆基、晶科、晶澳、天合光能建立了穩定的合作關系,但利潤難免受到壓縮,有淪為代工廠的嫌疑。

在一體化的大潮之下,獨立了電池片企業何去何從,將是愛旭、潤陽這樣的電池片龍頭面臨的難題。

來源:國際能源網/光伏頭條

推薦內容

ag电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