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jjjxv"></cite>
<cite id="jjjxv"></cite><var id="jjjxv"><strike id="jjjxv"></strike></var>
<cite id="jjjxv"><strike id="jjjxv"><thead id="jjjxv"></thead></strike></cite>
<var id="jjjxv"><strike id="jjjxv"><listing id="jjjxv"></listing></strike></var>
<cite id="jjjxv"></cite>
<cite id="jjjxv"></cite>
<var id="jjjxv"></var><ins id="jjjxv"><video id="jjjxv"><menuitem id="jjjxv"></menuitem></video></ins>
<del id="jjjxv"><span id="jjjxv"><var id="jjjxv"></var></span></del>
<var id="jjjxv"></var>
<cite id="jjjxv"><strike id="jjjxv"><thead id="jjjxv"></thead></strike></cite>
<menuitem id="jjjxv"></menuitem>

光伏行業從來不乏熱鬧。


(相關資料圖)

隨著硅料價格預期下移,光伏行業再次迎來秩序調整,其中電池片環節更是喧囂,技術路線爭議不止,產能擴張大干快上,彎道超車表現迫切。

本公眾號曾提出“電池片環節最具彈性”的觀點:在光伏產業鏈的核心環節當中,硅料和硅片屬于“產能為王”,逆變器和組件則是“終端為王”,唯有電池片環節仍處于技術迭代的熾熱中,依然是“技術為王”,是當前光伏產業鏈中最具彈性的環節。

最具彈性的電池片環節,在技術迭代與產能膨脹的關鍵檔口,掀起光伏行業新一輪內卷之爭,群雄逐鹿,又將鹿死誰手?

01

N型迭代刺激電池片產能暴增

如今,P型向N型轉變已沒有太大爭議。

在N型技術當中,多個頭部企業公開明確表態將加快對TOPCon的量產速度,供給端已經獲得多數頭部企業加持。在需求端,TOPCon組件已經出現數個GW級訂單,市場化趨向已經顯現。

至此,N型TOPCon已經實現從供給端到需求端的產業閉環,走過了從0到1的驗證階段,開始進入從1到N的爆發階段。

在滲透率方面,根據目前訂單、產量尤其是出貨情況看,TOPCon在今年四季度的滲透率將達到10%。從產業滲透模型來看,滲透率一旦超過10%,就會加速,單晶和PERC的滲透都經歷了這樣的過程。

如果說去年還只是GW級的N型嘗試,但今年各路光伏企業已經紛紛開啟N型 “大躍進”,尤其是N型TOPCon,100GW以上的產能正在路上。

N型TOPCon成為當前光伏行業最靚麗的風景。

02

組件巨頭的向上一體化更有優勢

N型產能暴增,我們更關心誰將勝出?

在本公眾號今年1月的文章《光伏電池環節最具彈性,組件巨頭推動N型被加速驗證》中提到:從當年PERC電池技術的發展歷程來看,推動電池技術進步的往往是下游組件企業,這個情況在一體化趨勢的背景下,更加明顯。

為什么是組件巨頭?

一方面,組件企業受原有電池技術及產能的束縛更小,在一體化趨勢下,提高電池片產能占比的時候,更有動力前瞻性布局新技術及其產能,本質上類似新勢力的角色,這一點不同于專門的電池企業。

另一方面,組件企業對電池技術的創新,可以直接通過自己的品牌和渠道推向終端市場,具有更強的成本消納力和風險承受力,尤其是可以捕捉更合適的細分場景,進而大幅提高新技術的成功率。這一點,不像專門電池企業的技術創新,要通過下游組件客戶間接推向終端市場。

組件巨頭作為從制造端到場景端的樞紐環節,是光伏行業壓艙底的角色,在引領電池技術進步的時候,相比于專業的電池企業,尤其是在垂直一體化趨勢下,終端應用推廣的速度或將更快,有望發揮更大的作用。

本輪N型迭代,尤其是TOPCon的崛起,也再次是組件巨頭引領和推動,并體現出了更強的動力和沖勁,組件企業的“向上一體化”更加值得期待。

03

獨立電池片企業的出路是向下一體化?

隨著組件企業尤其是組件巨頭的向上一體化,獨立電池片企業正在面臨來自市場份額的不斷侵蝕和挑戰。

如果只是成熟技術的同質化產能比拼,那么獨立電池企業如何跟下游不差錢的組件巨頭比拼?

獨立電池片企業正面臨艱難選擇。

電池片企業“向下一體化”,實現“電池片-組件”的組合優勢,或許是類似組件企業“向上一體化”的戰略,電池片巨頭甚至再上游的硅片巨頭都曾先后布局末端組件環節。

看似合理。

但是,組件環節并非簡單的系統集成制造業,因為其面向市場端,還有品牌和渠道等關鍵成功要素,而品牌和渠道的建立并非一朝一夕,尤其是海外市場,我們可以通過“可融資性”指標窺見端倪。

毫無疑問,電池片企業“向下一體化”,要比組件企業“向上一體化”更加艱難。背后邏輯是,“向上一體化”是向供應商切割高毛利業務,而向下一體化則是向客戶搶奪市場份額,難度系數天壤之別。在大多數產業,“向上一體化”要比“向下一體化”更加合理并容易。

所以,電池片企業“向下一體化”,將面臨諸多挑戰,最終成功者寥寥,或者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和投入,并且需要一定時間積累,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實現。

04

獨立電池企業的生存密碼是技術迭代

萬變不離其宗。

電池片是光伏行業技術迭代的根源,作為光伏產業鏈中的中間環節,上游與下游均為B端,注定要以“性價比”為綱,而“性價比”來自兩個方面:

一是產能擴張,通過規模化實現更低成本,但對于不差錢的光伏巨頭而言,要在這方面實現差異化太過慘烈;

二是技術差異化,這是電池片作為光伏產業核心的重點,而電池片環節具有半導體屬性,技術不斷迭代,推動光伏整個產業“螺旋發展”。

因此,獨立電池片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一定是以技術創新為根本,無論是大創新還是微創新,無論是設備、材料還是工藝,通過技術差異化來擺脫產能同質化。

如果沒有差異化技術,僅僅比拼資本或者同質化產能,在目前不差錢的光伏巨頭“一體化”背景下,獨立電池片企業或者同質化電池片產能將很難生存。

當然,電池技術迭代是光伏行業最具挑戰的工作,而且技術路線的風險較高,沒有基礎規模優勢的獨立電池片企業要在技術迭代的道路上趟出一條生路也并非易事。

電池技術N型迭代,光伏行業再次進入彎道,群雄紛爭,鹿死誰手,值得期待。

推薦內容

ag电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