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jjjxv"></cite>
<cite id="jjjxv"></cite><var id="jjjxv"><strike id="jjjxv"></strike></var>
<cite id="jjjxv"><strike id="jjjxv"><thead id="jjjxv"></thead></strike></cite>
<var id="jjjxv"><strike id="jjjxv"><listing id="jjjxv"></listing></strike></var>
<cite id="jjjxv"></cite>
<cite id="jjjxv"></cite>
<var id="jjjxv"></var><ins id="jjjxv"><video id="jjjxv"><menuitem id="jjjxv"></menuitem></video></ins>
<del id="jjjxv"><span id="jjjxv"><var id="jjjxv"></var></span></del>
<var id="jjjxv"></var>
<cite id="jjjxv"><strike id="jjjxv"><thead id="jjjxv"></thead></strike></cite>
<menuitem id="jjjxv"></menuitem>

央行降準0.25個百分點,12月5日正式落地。

本次降準共計釋放長期資金約5000億元。此次降準落地后,市場關注的是,貨幣政策是否會進一步加大實施力度?緊接著是否會降息?


(相關資料圖)

“短期內政策利率下調的可能性較小。”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為,本輪疫情對生產、物流、消費、投資等經濟活動的擾動效應有所弱化,這會在一定程度上減輕四季度的經濟下行壓力。短期內下調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的必要性不大。至于未來降息能否落地,主要取決于今年底至明年初的經濟運行狀況。

關于政策利率下調的時間窗口,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判斷,可能會出現在明年二季度。“MLF利率調整‘牽一發而動全身’,需要綜合考慮內外部約束。預計明年一季度中國CPI同比漲幅將出現階段性高點,二季度前后海內外經濟‘增長差’逐步逆轉,國際資本流動形勢趨于緩和,此時降息空間逐步打開。”

央行此前披露,本次降準將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每年約56億元,通過金融機構傳導可促進降低實體經濟綜合融資成本。

那么,本次降準是否會帶動12月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下行?對于這一問題,市場觀點存在一定分化。

“在當前商業銀行凈息差處于歷史低位的背景下,56億元的成本調降或不足以支撐LPR的調降。”華創證券研究所所長助理、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認為,在不降息的情況下,12月LPR能順勢調降的概率相對較低。

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表示,由于短期內政策利率保持穩定,同時本次降準幅度較小,預計不足以帶動12月LPR的調降。進一步降低融資成本,仍有賴于后續MLF利率下調以及銀行負債端成本的下行。下一步,降低存量普惠小微貸款利率和存量高成本按揭貸款利率,將是降低實體經濟綜合融資成本的重要落地方向。

不過,王青認為,本次降準落地后,12月5年期以上LPR下調的概率大幅上升。考慮到本次降準降低了金融機構資金成本,疊加9月以來商業銀行啟動的新一輪存款利率下調這一因素,即使MLF利率在12月保持穩定,5年期以上LPR下調幾乎已成定局。在2021年12月和2022年4月降準后,LPR都在MLF利率保持穩定的背景下實施了下調。年底前,1年期LPR則有望保持穩定。

“LPR下調仍存在必要性。”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明明也認為,在“寬信用”政策組合下,實體部門信貸需求有所回暖,但從絕對水平來看仍處于相對低位。尤其是房地產行業的信貸恢復節奏和恢復效果仍存在不確定性。在實體部門內生信貸需求完全修復前,LPR下調存在必要性。明明預計,明年1月,5年期以上LPR或繼續下調。

展望未來進一步降準的空間,鐘正生表示,從補充流動性缺口的角度看,預計2023年準備金率或有0.5至1個百分點的下調空間。張瑜認為,未來降準降息仍值得期待,何時為窗口期,主要看全球加息交易情況。

推薦內容

ag电玩